主頁 目錄 作者 圖片區 申請基金 ENG  
 

學運始末
人物
專題
新聞界
文獻
八九民運大事記
二十年大事記
申請 "人民不會忘記"
基金
香港記者協會

 
衝擊新華門 羅綺萍


四˙二零新華門流血事件。 羅綺萍攝

「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!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!」這廿二個斗大的字,分左右兩邊守著中南海的大門──新華門,正中還有一幅嵌著「為人民服務」大字的內牆,長年累月展現它的嚴肅、權威和神聖不可侵犯。

然而,在學潮開始後不久,學生便用行動挑戰這權威──衝擊新華門。

學潮開始時,根本沒有組織領導,學生大多自發攜備花圈輓聯,遊行到天安門廣場舉行悼念活動。到了四月十九日凌晨,數千學生由廣場衝到新華門,企圖將花圈及請願信送入中南海。學生的情緒越來越高漲,最後,他們喊出了帶挑釁的口號:「李鵬,出來!」

部分學生不滿一直受領導人冷待,企圖衝進新華門,但為大部分學生所阻。當時新華門前只有百多名公安及武警,如果全體學生一起衝擊新華門,後果便不堪想像。

至凌晨四時二十分,約二千名公安及武警出動,把學生驅散,這時候公安對學生尚算客氣,並未對學生動武。

公安驅散新華門外的學生之後,又把廣場紀念碑上的花圈輓聯全數清除。然而,中央美術學院師生趕製了一幅三米乘六米的巨型胡耀邦油畫,送上紀念碑,使悼胡活動再掀起高潮,廣場聚集了近十萬學生。

十九日晚至二十日凌晨,新華門前又聚集了約二萬人,今次當局動員了逾千公安封鎖長安街,並且用廣播車警告圍觀群眾必須於二十分鐘內離去。

凌晨二時半,武警衝入人群中,用警棍、銅頭腰帶和大頭皮鞋驅趕群眾。不過,武警的行動並未能把學生驅散,數百名學生仍堅持靜坐在新華門前,另外數千學生則在以東一公里外靜坐。兩批學生被數百名公安分隔。

在外圍的學生圍坐在一起,初時有點不知所措,因為沒有人帶頭喊口號。當時有數人拿著攝影機在公安保護下把學生一舉一動拍下。

但學生並沒有被嚇退,相反有個別學生站起來,其中最落力是吾爾開希,他在人群中喊得聲嘶力竭,不斷朗讀各校的聲明及學生的心聲。

過了不足兩小時,吾爾開希的一位老師被召到來,勸諭吾爾開希回校,但吾爾開希不為所動,並站起來激昂地說:「老師,我告訴你,我愛共產黨,我的話是十一億人民要我代他們說的!」那老師只得黯然離去,學生的情緒更高漲。

將近三時,警方的廣播車又發出警告,指少數人搞事,衝擊新華門,命令圍觀群眾及外國記者在二十分鐘內離去。廣播持續了個多小時,學生卻不為所動,個別學生曾朝公安扔玻璃瓶,即被其他學生喝止。

到四時五十分左右,東長安街又湧來數百名公安,與原先戒備的公安配合圍攻學生,東面的公安則留了一道缺口給學生逃離。學生見事態不妙,許多朝東逃走,但部分堅持不走,也有部分動作較遲緩。西面的公安一湧而上,驅趕學生之餘,更抓著學生來打。筆者所見公安多對學生拳打腳踢,或輔以警棍,較少用皮帶抽和用大頭鞋踢。

「四˙二○」事件在學生內引起很大反響,學生對流血事件悲憤莫名, 紛紛聲討及要求懲治逞兇者;對於國內傳媒不報道公安打人情況,學生更加以譴責,並藉此帶出新聞自由的口號;此事也啟發他們知道宣傳的重要性,便開始大規模地印發一些講述真相的傳單,分發予各院校學生及市民。

對政府來說,衝擊新華門事件大大觸怒了當權者,個別學生被追打時氣憤地喊:「打倒共產黨!」政府一方面發動傳媒機器,嚴厲批評學生有反黨反政府口號和衝擊黨政機關,另方面也佈置軍隊,防範胡耀邦喪禮時有更大的「動亂」。

一個軍校學生說,他們在四月二十一日接到通知,有特別任務,原來是秘密進駐人民大會堂西側的一工地中戒備。那幅工地面積有人民大會堂那麼大,按他估計當時約有二萬人,多數是軍隊,由於軍隊人手不足,故連軍校學生也要出動。

上一頁     返回頁首    下一頁
主頁 目錄 作者 圖片區 申請基金 ENG  

香港記者協會 © 2010 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