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目錄 作者 圖片區 申請基金 ENG  
 

學運始末
人物
專題
新聞界
文獻
八九民運大事記
二十年大事記
申請 "人民不會忘記"
基金
香港記者協會

 
他們跪下了 張結鳳


群眾夾道送別胡耀邦。 陳木南攝

烈日當空的正午。莊嚴的、但是冰冷的人民大會堂,隔斷了學生瞻仰遺容的最後機會。大會堂東門,三名學生一步一步邁上台階,高舉請願信,面向國徽下跪了;大會堂西門,一部靈車緩緩駛出,載著胡耀邦的遺體,直赴西郊。

四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時。在廣場上熬了五天的學生,懷著巨大悲痛來追悼胡耀邦的學生,以為這一日終於突破了封鎖廣場的禁令,以為此際已到達了悼胡學運的最高潮,為了實現他們這次運動的要求,不惜含著淚跪在象徵人民最高權力的大會堂前。赤日下險些昏倒的學生,未能軟化當權者鐵石般的心,正如學生高呼「李鵬出來」之際,李鵬毫不理睬地由地下通道拂袖而去一樣,當局不容學生有任何瞻仰遺容的機會,就在學生跪倒的一刻,將靈車駛出大會堂。

廣場上有十多萬學生、五十萬群眾;西長安街通往八寶山的十里長街,亦夾道舖滿百萬送喪人群。十三年前的十里長街送總理,至今北京市民印象猶存,孰料一般的心情,相同的景象,重現此日城西。市民從清晨開始佔據「有利位置」,湧出大道旁,登上立交橋、路旁建築物,甚至爬到樹上。數小時佇候,只為向靈車揮一揮手。一條高舉的橫額:「耀邦同志,讓我們再送你一程。」最能表達這些送殯群眾的心情。

也許是當局不願意卸任的總書記擁有一如周總理的最後榮耀?靈車沒有慢駛地讓群眾簇擁尾隨,而是高速駛過,教人無法徒步緊跟。縱然如此,也有不少市民騎著自行車,身披上書「耀邦」兩大字的巨大披風,「護送」靈車。

城西道旁,群眾噙著淚夾道恭送;廣場之上,學生眼見三名請願代表,跪地半小時而無人接見,更是情緒激動。

且看當局是如何一步步激化矛盾,將學運推上高峰。

四月二十一日,晚上八時,因傳出官方要在追悼會進行期間清場,將天安門廣場四周列為禁區,連日來紛紛湧到廣場悼念胡耀邦的學生自然十分不滿,決心要打破禁制,在廣場上與官方同時舉行追悼儀式。入夜後,群眾蜂擁而來,深夜的廣場成了熱鬧的講壇。由於四月二十日凌晨曾發生「衝擊新華門」事件,因此保安更為嚴密,天安門城樓閘口的守衛頻頻勸諭群眾離去,但態度卻出奇地溫和,只說:你們累了,早點回家睡覺吧!

十一時多之際,確是有不少群眾回家睡覺去了。可是二十二日凌晨以後,各大學的隊伍相繼而來,繞廣場遊行。凌晨一時,北京理工大學率先靜坐,並高唱《國際歌》;各校開始在紀念碑附近佈陣,學生們或靜坐沉思,或席地而臥,或激憤講演,等待晨曦照射人間。

悼念英魂的哀慟之情,掩不住廣場上繃緊的氣氛。到處流傳的小道消息,更切割著人們飽受煎熬的神經。三師軍隊已進駐北京城附近!軍警將在清晨六時清場!既然選擇了留在廣場上,只能冷靜地等待命運的主宰。

黎明時分,學生準備向治喪辦公室提出三條要求:

        一、要求絕對保證參加這次活動的同學的安全;
        二、要求瞻仰耀邦同志遺容;
        三、公布「四˙二○」事件真相,向被打學生道歉。

晨光照耀大地,卻沒有為廣場上的學生帶來好消息。早上七時,在雄壯的《國際歌》聲中,廣場上率先揭開追悼的序幕,學生向擺放在紀念碑上的胡耀邦像默哀三分鐘,並致三鞠躬禮。治喪辦的答覆來了,三條要求均無法達到;僅答應讓學生留在廣場,將廣場作為第二個追悼會的會場,可收聽到人民大會堂內追悼會的現場直播。

學生不滿意,幾所大學的隊伍開始移動,移近大會堂。到處是群眾起哄。接近九時,警察列隊排在大會堂東門外,群眾、學生湧上前,警、民對峙著,學生唱起《便衣警察》主題曲。

警察沒有動手,也沒有清場,後來更坐下減少對立氣氛,學生也克制著,並不準備衝上人民大會堂。

雄偉的廣場、凝重的氣氛,天地在為這位一代政治家奏輓歌。通宵守候的學生,既痛悼國家損失英才,亦期待中央為胡耀邦平反。

萬千期待,盼到了上午十時。中共中央為胡耀邦舉行的追悼會正式開始了。大會堂內全體肅立默哀,廣場上群眾亦屏息靜聽。

楊尚昆主持追悼儀式。從開始便註定楊主席要擔任「反面」角色的了,他一開口,便將「奏國歌」說成「奏國際歌」,廣場上馬上噓聲四起。

趙紫陽語調沉鬱地致悼詞。很失望,雖然為胡耀邦加上了幾個「偉大」,但沒有提到他因反自由化而「辭職」一事。中共如此不敢面對現實。

一夜間不斷積累、上升的希望一下子戳穿了。學生們失望、激動,高叫「打倒官倒」。許多學生和群眾向廣場北面長安街方向跑,希望看靈車,但警察加強在大會堂北部的警戒。

繼續在廣場靜坐,還是採取新的行動?學生進退兩難。學生高呼:「對話!」又大叫:「李鵬對話!」

大會堂內賓客安靜地向遺體告別;大會堂外一片沸騰,口號、呼叫聲,震天價響。武警不斷從大會堂一個通道湧出,排成層層人牆,多次向學生推進,企圖衝散人群,秩序混亂。

接近中午,學生代表決定,不提任何條件,只要求李鵬走出來與學生公開對話。

早在四月二十日新華門前,群眾已曾高叫「李鵬出來」,假如這是一位向人民負責任的總理,當時就應該出來了。在胡耀邦追悼會完結之際,廣場上的學生呼聲,同樣沒有得到他的理睬。

不僅學生的呼聲李鵬不理睬,連學生在石階上跪著遞請願信他也不出來接,甚至廣場上群眾高呼「不對話,絕不走!」他亦堅拒對話。

國徽之前,殿堂之外,人民的心被這些黨官傷透了!女學生激動流淚,男學生悲憤握拳,有人發起狠要衝軍警的警戒線,軍警迫得後退。

追悼會完結了,參加儀式的人群魚貫而出,不少人留在石階上,看到推擁的人群,看到請願的學生。一些知識分子出來,看見正跪著的學生,悲憤交集,一下子跪下來,擁抱著學生。《新觀察》主編戈揚老太太,氣得破口大罵,指著門前的警衛說:你們怎能這樣對待學生?

三名代表跪了半小時後,纔獲准進內送花圈和請願書。

這是一個怎樣的政府?

群眾的驚歎失望,由四月二十二日開始。追悼會結束了,卻是更大規模學運的序幕。

上一頁     返回頁首    下一頁
主頁 目錄 作者 圖片區 申請基金 ENG  

香港記者協會 © 2010 版權所有